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侠女也淫荡


  「前辈,这里好脏又臭,我们没有穿衣服,回去房里好不!」「丫头,怕什么,人生来就是赤条条的,无愧于天地,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幕天席地的感觉是不是好刺激啊。来,丫头,老子再教你一招『神龙摆尾』,定叫你舒服得不知身在何处!」「前辈,不要啊!这里很脏啊!」
  月光下,肮脏恶臭的屠宰场内,一名不着寸缕的绝色美女被一名同样赤裸肥胖男子,强行摆上那张用来杀猪的大大的屠宰台上,让她如同小狗跪在屠宰台上高高跷起玉臀,而那名肥胖男子也爬上屠宰台上,在绝色美女那颠倒众生的玉臀后面坐下,一头扎在玉股之内舔弄着美人娇嫩无毛的小穴。
  「前辈,不要在这里……回去……啊……舔得……晚辈……太深了……」朱竹清看着肮脏屠宰台,上面虽经历了清洗,可是白天宰杀生猪时残留的血迹仍是有大部分未清洗掉,混合着以前残留下来各式动物血液凝成一块块污黑血垢沾满台上,而且嗅觉远于常人的她,还能闻到阵阵血腥之味,只觉得自己就像赤身裸跪在血泊中一般。
  「嘿嘿,丫头,你真的讨厌?老子看你喜欢得很啊……」丁剑得意地说道,凭着他多年采花的手段,早已明白朱竹清那潜在的野性正激发,别看她嘴上说着讨厌,但身体却是诚实得很,浑身艳红抽搐,小穴内蜜汁翻滚,无不在说明这种场合对来说她非常刺激。
  「晚辈,不喜欢这种地方,太臭了。」朱竹清连忙否认,同时暗骂自己淫荡,在这种肮脏的地方,平日连多看一眼,多闻一会都会作呕。此刻她居然感得异常之兴奋,那些浓浓的血腥恶臭反而像绝世美味般,越吸越感得是人间美味。没错,这就是朱竹清的潜在的本性,自幼吃着狼奶长大,在她血液中就流淌嗜血的冲动,这也是为何在抗倭之中总喜欢身先士足,因为她喜欢血腥。
  「丫头,老子看你是等不及了!」丁剑松开那张被他舔得湿答答的小穴,身躯向后一躺,肥猪一样身子横躺屠宰台上,一双有些粗短的肥腿分压朱竹清的两条小腿肚上,双足罗圈成圆,从下方探到朱竹清双乳下面,分别用脚趾夹着一颗鲜红的葡萄,微微用力扯动着。
  「前辈,你要干什么啊!」朱竹清双乳被对方如此玩弄,又羞又怒想挣扎欲起身,可一双小腿被其压住动弹不得,而且乳尖又被对方脚趾夹住,上身只能低伏下来,一旦抬起来又痛又爽,身子如此被对方完全掌控住,只得出声求饶:
  「前辈,晚辈不想尝试什么『神龙摆尾』了,你能不能来点正常的体位啊?」「丫头,别急,很快有你爽的。」丁剑淫笑着说道,运气于下身肉棍处使其斜立而起,对准前方美女湿答答的小菊花,一双大脚抵着朱竹清胸部上抬,却因一双小腿被压住,身子只能向后坐,驴根一样大小的肉棒如游子归家般,过半插入菊花之中。
  「啊……前辈,……你进错地方了,疼啊……」朱竹清俏眉紧皱,后庭菊穴虽然那晚被丁剑开苞了,但是毕竟开发次数甚少,现在依然十分之紧凑,被丁剑这样的巨物再次没准备突入,寻常女子定疼得生不如死,幸好刚才丁剑在舔弄菊花时偷偷在上面涂了不少『媚肉之香』,使得肛肌放松不少,这才使得朱竹清没多大痛处。
  「哈哈……丫头,老子没进错地方,那晚上后庭花开你不是试过了?那里还爽得欢天喜地。」丁剑只觉得肉棒被她菊穴紧紧含住,淫滑肠道的腔壁媚肉以惊人收缩力又紧又热地夹住,爽得他忍不住就想大快朵颐。于是,他再一次向前扯乳头,使美女吃疼跟着前移胴体,然后再将其顶回来,如此前后移坐,使得美女菊穴开始吞吐肉棒,形成抽插之姿。
  朱竹清回想起那晚菊穴被开苞后的痛快,再品尝着当下肉棒在菊穴轻抽细插产生爽中带痛的感觉,那是一种完全不输于小穴的快感,满脸羞红说道:「可是菊穴终非正道啊!啊啊……」然而,随着丁剑肉棒在她的菊穴内浅插慢送,她体内的欲火顿时更加高涨,嘴上虽说不愿,身体却十分诚实,按照雌性本能挺动玉臀迎接男人的肉棒,不需要丁剑推波助蓝自行扭动腰肢,前倾后坐,好像对这根粗硬肉棒没有深深插入感到不满,希望大肉棒尽快一插到底。
  「太羞人了,这叫什么『神龙摆尾』,根本就是两只小狗在交尾!」朱竹清越坐越快,两手更紧地抓住屠宰台两侧,两脚的玉趾弯曲着发颤,一张绯红俏脸满面春色,明亮双目的眼神充满意乱情迷的失控欲火。胸前又圆又挺的丰耸玉乳开始甩动起两颗雪白大奶子,纤细可握的小蛮腰加速扭动,美丽的胴体无比兴奋地欢迎着这根粗硬坚挺的大肉棒深入。
  「丫头,你是说你是母狗吗?」丁剑被朱竹清的媚态反应激发起最原始的雄性征服欲,挺起跨下雄物狠狠一顶,驴根般大小的粗硬肉棒一下尽根插入这位江湖少侠中梦中情人的菊穴中,巨大撑破感甚至使得她前面紧热淫滑的小穴也产生强烈的感觉。
  「晚辈是母狼……不是母狗……倒是……前辈……像一头死肥猪……一头躺在屠宰台上待宰的死……啊……肥猪……」朱竹清的雪白高跷玉臀一次又一次坐在丁剑肥油滚滚的大肚子上,二人股间紧密结合的部位不断发出「啪!啪!」的撞击声,还有肉棒抽插菊穴的时候,搅动着肠油时发出的「噗嗤!噗嗤!」声响。
  「哈哈,老子是公猪,公猪操着母狼,小骚货,现在公猪就操死你……」丁剑起先只是想用语言挑逗朱竹清,却没想朱竹清天性狂野,受到淫语秽词侮辱非旦不显女儿之娇羞,反而更加兴奋狂野,还与他相互侮辱起来,刺激得丁剑心头狂暴难忍。
  挺立着尽根插入朱竹清菊穴内的粗硬肉棒施展出熟练的抽插技巧。他迎合着朱竹清的动作,先将菊穴腔壁的火热肠壁紧紧夹住的大肉棒出来,等拔到她窄小的菊穴洞口,再配合对方回坐整根顶进去,直到肥滚滚的小腹与她玉臀完全撞在一起方止,一口气重复这个动作进行不间断的狂抽猛插不止!
  随着丁剑如此强劲的连续抽插动作,强烈的性交快感使得朱竹清前面方小穴肉洞,也在后面粗硬肉棒的一次次猛插菊穴中,被那挤压感刺激得喷涌出越来越多的淫水爱液,把她身下的屠宰台与丁剑小腹阴毛染湿了一大片。「公猪,啊啊……啊啊……小母狼……前面的小穴里……好痒啊……插下前面……好吗?」这位武功高强的女侠被前方的骚痒感弄得不停娇喘呻吟,在一头肥猪身上越发缭乱地一边扭动着小蛮腰用着菊穴吞吐肉棒,一边甩动着玉乳,极烈渴望着前面小穴得满足。
  朱竹清浪声秽语刺激得丁剑几欲发狂,放弃这个于男方极省体力的『神龙摆尾』的交尾姿势,从朱竹清的菊穴中抽出他的肉棒,让她趴在屠宰台上高高抬起玉臀,用双手抱住她的翘臀,挺起那根被玉液涂得闪闪发亮的大肉棒对准她向后敞开的小穴,从朱竹清高高抬起的玉臀下方再次插入她的娇小嫩穴之中!
  「公猪……好粗……好深……使劲插晚辈……插死晚辈这头母狼啊……」空虚的小穴被巨大肉棒插入,一股撑满的幸福的快感爽得朱竹清全身发抖,什么女性矜持,什么女子贞洁全然不顾了,现在心中只想着这根肉棒快点起来安慰自己。
  丁剑抱住朱竹清翘臀的双手把她的身体不停向前一推再向后一拉,本想吊下朱竹清的胃口,不用太激烈的动作,改用缓慢有力的抽插。无奈朱竹清说出的话实在太淫荡了,纵使丁剑采花无数,淫荡的女子不是没见过。那些冰清玉洁的女侠与他们师徒三人一起玩三穴齐开,她们放荡秽语不见得比朱竹清说得少,无奈她们偏偏做不到朱竹清这样,一般放荡乱淫,但却是保持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似乎男人只是她的取乐玩物。
  「小母狼,这么想插穴吗?下次老子和他一起插你,他插前面,老子操后面,操死你这个淫荡的小母狼……」这样的高高在上更加刺激男人征服的心理,更加刺激男人的欲望,丁剑的粗硬肉棒也方在朱竹清的销魂小穴中轻抽细插几下,就被刺激得开始猛地加快抽插速度,其激烈程度直接两人相撞的皮肤都被撞得通红,『啪啪』之声响耳不绝,若非屠宰场离居民住宅地甚远,定然会将熟睡的老百姓吵醒过来。
  「啊啊……好激烈……老公猪……你的猪棍好历害啊……两个穴一起插……晚辈不敢想……啊嗯……嗯……那样舒服么……」「舒服,呼呼……小母狼试过一次……保证以后天天想两个穴一起插……不插你都睡不着……」「真的吗……小母狼……好想试下啊……啊,又……又……快要……来了……」「太淫荡了……老子要操死你啊……」
  月光下,屠宰上原本只会被用来屠宰的死肥猪,此刻却双手更紧地抱住朱竹清的翘臀,粗硬的大肉棒在她光秃秃无毛且快要高潮的小嫩穴里一阵狂抽猛插,把趴在屠宰台的朱竹清插得全身一抖一抖,嘴里不断说出如同妓女般的淫秽浪叫,疯狂地着向后耸动高翘的玉臀,配合着男人的抽插以获取更大的快感,她胸前那双杯浑圆硕实的玉乳也随着一下一下地前后摆动,形成乳波荡漾的淫美画面。
  美女与野兽疯狂地交缠了两刻多钟,只听到朱竹清「啊……!!!」的一声长叫,跪趴在屠宰上的赤裸娇躯猛地一抖,迎来了她今天晚上不知第几次的高潮!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91秦先生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